越发觉得生命短暂。

在科研面前,一个人即使投入博士的全部五年,也许甚至只能推动这个学科这个方向的一点点前进。可能没几年就被新的方法和发现覆盖。

更甚至如果选了一个错误的课题,比如前几天轩然大波的干细胞撤稿那个领域,可能五年的心血全都是假的。如果现在博士即将毕业的人拿这个作为了题目,该有多绝望。

坚持原则真的很重要。话是这么说,但是做起来真的很难。

除了那些发nature和science,找到重大突破的人,剩下的都不过是科研炮灰而已。

但是还是有这么多人处于信念前仆后继。很仰慕他们,因为我知道我不是他们之一。

想不清楚,想清楚了再来说。

评论

© 机灵 | Powered by LOFTER